June | 六月

生きているのは暇つぶし


胡思乱想

  • 美国生活100天

    这周日是到美国后第100天。前两天在象上看到有人给有勇气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甚至是去语言不同的国家工作生活的人拍拍手,于是就开始回想3个月前我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来美国也并非是需要鼓起勇气的事情,而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为了工作罢了。8月初一个人搬家到美国,天气炎热,各种不顺的事情,10天后开始上班,接触新的领域,认识新的人,学习新的组织系统,让我肉眼可见的瘦了好多。现在回想8月到9月初这1个半月,确实压力很大,适应新的生活,全职工作的节奏,学习新知识记住新的人等等,虽然没有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但是也并非无法可忍受,也没有什么可在以后向人吹嘘,我当年多么多么厉害克服了多么多么苦难终于活得顺利了什么的。生活是缓缓地改变着我们,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的身体也好,生活习惯也好都会渐渐抚平,那些浮躁的抱怨的也渐渐溶解在生活之中了。 Continue reading

  • 不执与愤怒

    最后一天上班的时候,我把厚厚一沓子资料一点一点塞进碎纸机,看着我曾经在这些资料上的学习笔记和highlight,忽然有一点点感慨,原来我在这里工作了已经这么久了。 在之前一篇blog post里(Darling, I have no dream job. I don’t dream of labor.)我就说过,从上班开始我就讨厌工作,因为讨厌工作于是开始关注劳工问题,开始反思资本主义,反思工作制度本身。 决定论地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份工作,我也不会想再回到学术圈里,再回到学校。我也不会再去上一个图书馆的master,也不会想回到学校工作,也不会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 而且这几年的工作也让我学会和人交往,懂得说话之前考虑一下,懂得不要快嘴快舌,但同时也变得更加社会化(虽然其实还是内向的人懒得与人打交道)。加上年过三十以后,对自己的性格的优点缺点更加了解,对自己自身的能力看的更加明确,对自己不自卑也不自傲,接受这样的自己与自己和解,也褪去了很多年轻时候的锐气,变得更加平和淡然。 Continue reading

  • Reader’s block

    I really want to be obsessed with a good story or a fabulous narrative that is attractive and smart, but as I recently went through most of the book review websites, there was nothing that I found attractive. Most recently published fiction has the topics of women, gender, sexuality, race, and immigration. I love books… Continue reading

  • Random Thoughts

    The word “Lifestyle” is a Capitalism invention. During the pre-Internet area, the old-fashioned means of selling a lifestyle were through magazines and traditional advertisements. Fashion magazines for women, in particular, not only guide female readers on how to dress up in different seasons and all kinds of social situations but also deceive the readers into… Continue reading

  • Things I didn’t know when I was young

    小时候我是一个非常性急的人,这个应该是遗传自我外公。他就是干事儿着急,走路飞快的人。即便现在我也是一个手上有活儿就想赶快赶完,然后躺尸的人。心里也不能有太多事儿,否则会焦虑的人。 随着年纪增长,我渐渐懂得有耐心的重要性。很多事情不是你个人可以掌控的,需要很多人的联系和分工,每个人做事情的节奏不一样,程序和要走的环节也不一样,这时候性急也是没有用的。 性急的人好的方面来说是做事情很有效率,但是缺点更多,比如不细心,比如会自我中心,因为性急,总想赶快做完事儿,就会自觉不自觉地要求周围的人配合自己,这点也是不行的。 性急的人对人也会没太多耐心,尤其对学习能力理解能力比自己慢的人,可能一些东西解释两遍就烦了,然后就会有态度和脾气。虽然是无心也无恶意的,但是对方多少肯定会感到被伤害。 Continue reading